全国区县信息一网互通打造区县第一生活门户
  退出

入围资讯

当前位置:资讯 > 正文

关羽为何成为古今名将的楷模?(下)

发布:国际关公文化网 发布时间:2018-08-01 11:42 评论数(0)  我要评论

如果说两宋时期敬重关羽,主要是推崇他的忠义勇猛、民族气节等品格以激励将士战斗意志的话,宋以后的历代朝廷,更多看重的则是他护国佑民、大义参天,维护国家利益、民族利益和集体利益的捍卫者的形象了,关公“义”的精神也开始得到了全方位的展现。

金、元承袭了义勇武安王的封号,迳直称为“关大王”。元代文宗天历元年九月,以关羽显灵助诛贼为名,加封关羽为显灵义勇武安英济王,遣使祠其庙。

1909年,在内蒙古额济那旗宋金时期的佛塔中出土了一张关羽的画像,关羽处于画面中心,端坐于椅上,双手置于腿上,目光炯炯,美须飘然,神态安详。背后二人,一位擎旗,一位持刀,右立一将,左站一兵,前有一禀报军情的探马。持刀者手持的就是现在我们所熟悉的青龙偃月刀。而根据《武经总要》记载,青龙偃月刀是宋代仪仗队的礼仪用具,对外展示的是皇权的威严。制作于北宋徽宗宣和五年、金太宗天会元年之后不久的这幅“义勇武安王”画像充分展示了北宋以及金元军队、将士中威灵赫赫的地位。

元世祖七年(1270),元帝用帝师帕克斯巴之言,把关羽当作“镇伏邪魔,护安国利”法事活动时的“监坛者”。元世祖至元间大都落成后,每年正月十五日有“游皇城”礼俗。此为蒙元国俗。每次用“殿后军甲马五百人”,抬着“汉关羽神轿”,在宫中游行。蒙元朝廷对关羽的推崇也为满清对关羽日后“万世人极”的至高推崇开创了先例。

金国的田德秀在《嘉泰重修庙记》中盛赞关羽“忠而远识,勇而笃义,事明君,抗大节,收俊功,蜚英名,磊磊落落”,元代的郝经在《重修庙记》中强调“昭烈帝始终守一仁,武安王始终守一义,尽心于复汉,无心于代汉,汉统卒归之”,等等,便都是从维护本政权利益来强调崇拜关羽的意义,大力推崇关羽忠义精神,护国佑民的能力,号召军队将士奉关羽为楷模。

在元末成书、流传甚广的通俗小说《三国演义》里,关羽更是被尊为“义绝”,成为英雄盖世,智勇双全,忠义无双,武将中的典范。诸多精彩瞬间,为世人所津津乐道,心驰神往。如:桃园三结义,温酒斩华雄,三英战吕布,下邳败许褚,斩颜良于白马,诛文丑于南坡,过五关斩六将,千里走单骑,释曹操于华容道,战黄忠于长沙,刮骨疗毒、华佗惊呼天神,单刀赴会、鲁肃为之丧胆,水淹七军,擒于禁杀庞德,威震华夏,曹操议迁都避其锋芒。

清代评论家毛宗岗《读三国志法》中称:“历稽载籍,名将如云,而绝伦超群者莫如云长。青史对青灯,则极其儒雅;赤心如赤面,则极其英灵。秉烛达旦,传其大节,单刀赴会,世服其神威。独行千里,报主之志坚,义释华容,醐恩之谊重。作事如青天白日,待人如霁月光风。心则赵忭焚香告帝之心,而磊落过之;意则阮籍白眼傲物之意,而严正过之:是古今来名将中第一奇人。”

明初朱元璋定诸神封号,凡后世溢美之称,皆与革去。关羽被革去宋元时期的封号,恢复原来的封号和谥号,即“(汉)寿亭侯”。后朱元璋有感于关羽曾显灵助战,使朱元璋在鄱阳湖大胜陈友谅,命关羽祠庙重新恢复“(汉)寿亭侯祠”。洪武二十年,朱元璋撤销了武成王庙,洪武二十七年为关羽建武庙于南京鸡鸣山,列入祀典。据《明太祖实录》所载:“是月,建汉寿亭侯关羽庙于鸡鸣山之阳,庙旧在玄津桥西,至是改作焉,与历代帝王及功臣城隍诸庙并列,通称十庙云。”

嘉靖年间明王朝恢复关羽“义勇武安王”爵号,将关羽由“从祀”升级到“专祀”,将关羽庙与众多国家祭祀庙宇并列,成为国家祭祀对象,祀典也日益隆重。《关帝志·祀典》称:“明嘉靖年间(1522一1566),定京师祀典,每岁五月十三日遇关帝生辰,用牛一、羊一、猪一、果品五、帛一,遣太常官行礼。四孟及岁暮,遣官祭,国有大事则告。凡祭,先期题请遣官行礼。”

从明朝开始,关公就在军队当中取得了无可动摇的地位,成为独立的崇拜力量被明政府所重视,为以后被尊崇为“武圣人”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随着大明开国过程中明军的四处征战,以及开国后卫所制度的建立,北部从辽东到甘肃一线,以及青海、云南、贵州、广西、广东、福建、海南等地,这些边远地区,都有军人为关羽立庙。

关羽崇拜之风大兴,明军中的督、监更视关羽为护佑之神。朱国桢尝言:“蹇理庵达,严事云长,每事必告。居皖,梦侯语之爲‘我公祖已守平阳,解在部中。’后起总督蓟辽。税璫高淮张甚,祷更力,阴得济其请,内帑亦然。累世信卜,叩之奇验。尝与联和至百韵,后爲一小令来赠,末云:‘再挥戈蓟北,重整江山。’果验。”(《仿洪小品》卷二十)

昆明《关王庙碑记》:“圣朝洪武壬戌平定云南,凡将帅之臣,介胄之士,咸慕公之神灵异,以扬威武之助。所在军卫必建祠以祀之。”

嘉靖年间,倭势极盛,大扰东南沿海,杀掠居民,劫夺财货,屡败官军,甚至攻城略地,沿海建立多处据点。于是,已经被尊为明朝军队保护神“军神关羽”显灵助战的传说就开始频频出现了。

明人李钟磺在《嘉定捍倭庙记》中记载:“明嘉靖癸未(1523),倭寇自海上汹汹来犯,直逼嘉定。其时嘉定尚未筑城,全凭地垒防守。倭寇在东门外粮仓放火,延烧至民居,熏得官兵睁不开眼,县令向关公神像叩头呼救,话音刚落,风便反向。一倭寇跃过城壕,有州吏拉开弓,呼喊关公,说关公如欲救全城十万百姓,就让此箭直贯倭贼咽喉。随后,一箭射出,“竟贯贼喉以毙,群倭乃骇而退。”

明代著名将领胡宗宪曾练兵于杭州吴山寿春庵,关羽夜间托梦,贡献用兵方略,已而果然连破贼数阵,于是将位于七宝山麓的原宝莲院改为关庙。

曾担任工部尚书兼右都御史督师海防的赵文华在嘉靖三十四年(1555)王江泾大捷后说,在其辞朝趋出时,就感到关羽恍惚示以梦兆,待其抵达嘉兴,督抚诸公都说曾梦见关羽于此地现身,而后在斩首二千级、焚溺死者甚众的王江泾之战中,更有参战将佐声称,看到关羽助战,于是,赵文华更加坚信,正是关羽冥助阴施,致此大捷。

第二年,倭寇卷土重来,赵文华再次率师讨伐,大军经过常州,据说军中又见关羽显灵,不久,赵文华与已由巡抚升为总督的胡宗宪,诱降擒杀了倭中巨寇徐海,又是一大胜利,因此赵文华更加推崇关羽神功,乃命有司于常州立庙。

明代著名将领戚继光所统率的戚家军,以及有光荣的抗倭传统的浙闽兵,都是关羽信仰的坚定崇拜者。戚继光所著的《纪效新书》上就记载,明代军队的军旗上就有关羽持刀、英姿飒爽的绣像。

不仅明朝军队,明朝军民上下对关羽的崇拜开始更加炙热,关羽始封为帝的时间是万历十八年(1590年),神宗朱翊钧进封关羽为“协天护国忠义大帝”。万历四十二年(公元1614年)十月,朱翊钧封关羽为“三界伏魔大神威远震天尊关圣帝君”,尊为护国佑民之神,此为天下关庙俱可称帝之始。自此关羽成为无上尊神。据万历年间司礼太监刘若愚著《酌中志》记载:“(宫室中)宝善门、思善门、乾清门、仁德门、平台之西室及皇城各门,皆供关圣之像。”

清朝军队将领崇信关羽的程度比明朝将领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。《清史稿》卷84记载:天命十年定沈阳之后,凡遇军事行动,都要并立纛拜天。自是出征班师祭纛以为常,时旗纛附祀关帝庙也。”将崇拜关羽引入军队,成为统率军士勇武作战的精神支柱,是清代开创基业过程中将其视作军事长胜的重要保证。

关羽于是也成了清代军队的守护神,各类关帝显灵卫驾的传说逐日增多,几乎弥漫整个大清一朝。军队将领供奉关羽都是希望从关圣大帝那里得到精神力量的提升,以及心灵上的慰藉,一切军国大事的征战杀伐也都企望得到关羽神灵的佑护。

如《中国风俗史》所说:“国初出师,恒载关羽像以从,所向克捷。及入关,乃崇禩,尊于孔子并,满语称为关玛法。玛法者,祖之称,盖尊之至也。”

顺治元年(公元1644年),封关羽为“忠义神武关圣大帝”。圣祖玄烨于康熙四十二年(公元1703年)西巡途经解州时拜谒关帝庙,亲书“义炳乾坤”匾额。世宗胤禛于雍正四年(公元1726年)追封羽的远祖、祖父、父亲为公爵。乾隆之后,历嘉庆、道光二朝,关羽的封号陆续加成“仁勇威显护国保民精诚绥靖羽赞宣德忠义神武关圣大帝”,多达24字,比之历代表彰尤著。

如乾隆帝为京师地安门外关帝庙所撰碑文称:“生为英,殁为灵,其功德勿沫于世,世亦相与俎豆尸祝以神之。然未有不推乎正直聪明足立万祀人伦之表,故睪然尊而宗之以为神圣焉。盖圣而神之,所以著圣道之精,神而圣之,所以明神道之正”。此时的关羽已经成为中国历代“忠义勇武”的政治军事典范和人伦道德楷模乃至于“御灾捍患”的神灵符号。

民国时期北京政府年间,关羽和岳飞都成了“忠义”与“尚武”精神的典型历史代表和文武双全的楷模。如陆海军部上袁世凯的呈文所云:“关壮缪翊赞昭烈,岳武穆独炳精忠。英风亮节,同炳寰区,实足代表吾民族英武壮烈之精神。”

民国四年(公元1915年)三月二十五日大总统批令遵行称关壮缪侯,并奉为军神。关帝史略称:民人信仰关帝,奉为国内的正神,军人信仰关帝,就是军中的军神,做军人的模范。

发布:国际关公文化网 发布时间:2018-08-01 11:42   我要评论

本文相关推荐